1. <track id="9wqpm"><nobr id="9wqpm"><address id="9wqpm"></address></nobr></track>

          • 光谷院區咨詢電話

            027-87748001
          • 花園山院區、鳳凰門診咨詢電話

            027-88929419
          醫者之鑒:折翼的白衣天使
        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作者:本站編輯時間:2020-07-16點擊: 1746次

              在云南省楚雄市,一個城郊偏僻的院子里,一個人跡罕至的角落,辦案人員起獲了在此隱匿的一筆巨款。

              這筆巨款有的已經發霉發黑,發出了難聞的氣味。

              這些錢的主人是誰?錢的來路又是怎樣?

              此時,楚雄州紀委正在審查一起醫療領域的嚴重違紀違法案件。

              經查,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、院長楊本雷,違反國家法律法規,利用職務便利,收受他人財物,為他人謀取利益,涉嫌受賄犯罪。

              這筆巨款,就是楊本雷藏匿在此的。

              這是楚雄州紀委監委近年來查處的醫療領域嚴重違紀違法案件之一。

              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,少數醫護人員甘于被不法商人“圍獵”,將治病救人變成利益交換,淪為違紀違法分子,逐步蛻變成為白衣天使中的“黑色魔鬼”。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、院長楊本雷、楚雄州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、院長劉曉明、昆醫附二院藥學部原主任鄒順、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就是這其中的典型,他們嚴重侵害了患者切身利益,擾亂了正常的醫療秩序,敗壞了醫護人員形象,污染了純潔的醫療行業。

          【主持人】歡迎收看本期《清風云南》。我們常說,醫者仁心,醫務工作者是人民群眾健康與生命的保障和希望。如果他們的思想發生蛻變,就會給社會帶來極大危害。2018年以來,我省嚴肅查處了一批醫療行業的違紀違法案件,他們當中有醫院的一把手,有醫術精湛的專家教授,脫去白衣天使的偽裝,他們成為醫療行業的“黑色毒瘤”。那么從嚴治黨的“手術刀”能否去除這些毒瘤和病灶呢。一起關注今天的清風云南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、院長 楊本雷:為什么會出現這些行為?本來是不應該收的,收了又要退還給人家,就是自己已經處于麻木了,所以我現在一個是比較后悔,第二呢,也比較痛恨,痛恨我自己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昆醫附二院藥學部原主任 鄒順:愧對組織,組織這么多年也一直給我各種培養,給我機會,我才能夠成長為(藥學部主任),對家人更是(愧疚),老母親已經是快八十歲的人了,我現在都不敢過多地去想這一方面,一想到我就覺得愧對她的教育和培養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 李迎春:有時候我還在做夢,夢見組織給了我機會,我終于可以把(醫術)用于病人,回報歷史,這是我真實的想法,但是歷史總之沒有后悔藥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楚雄州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、院長 劉曉明:代價太大不值得,絕對不值得。本來說再好好努力工作幾年就退休了,完全不值得,內心很痛苦。欲哭無淚可以說是這樣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當我們翻開楊本雷等人的人生履歷,看到他們的過去,寫的都是理想和奮斗,都懷揣著一顆救死扶傷的赤子之心。

          有感于過去患者貧困和農村缺醫少藥的現實,劉曉明作為上世紀80年代初的大學生,放棄了留校的城市生活,堅決回到家鄉楚雄,為彝州群眾服務。楊本雷工作幾十年,休過的公休假屈指可數,一心撲在接診患者和整理民間醫藥上。李迎春主動選擇加入隨時暴露在輻射之下的放射科。

          【主持人】最開初的勤奮和努力使他們在工作領域里獲得了成績和榮譽:楊本雷,35歲就擔任楚雄州中醫醫院黨總支書記、院長,是我國/彝族醫藥/的發掘人和整理者之一,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醫療專家;李迎春,是云南省介入治療領域的“第一人”;劉曉明也是省內知名的心內科專家之一。然而,在書寫人生后半篇文章里,他們卻留下了恥辱的一頁,徹底站到違紀違法分子的隊伍里。

          內心失衡,貪欲作祟,名醫倒在不法商人“花式圍獵”之下

          【畫外】醫療行業本應是純潔的,廣大醫護人員懷揣治病救人,救死扶傷的初心,兢兢業業,甘于奉獻。然而,隨著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,見的人,遇的事逐漸多了起來,楊本雷等人的內心也在漸漸失衡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 院長 楊本雷:我心里面就有一些不平衡,就有一些想法,出去吃飯,過去我們抽的煙金沙江、春城算是不錯的了,早期人家掏出來的都是紅塔山以上,名牌煙。看看,你一個當院長的,還不如這些老板或者是其他行業的領導,就產生了這些想法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自認為付出太多,國家和醫院又給得太少,在權衡計算個人得失時,心有不甘,認為一心工作卻得不償失,此時,瞌睡遇到枕頭,有人馬上就把錢和東西送了上來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 院長 楊本雷:第一次收別人錢是在2000年左右,那一次也就是收了別人的2000塊錢。這2000塊錢是當場就拒絕了,不要的。人家一個信封硬塞過來,當天晚上連覺都睡不著,幾天心里都不踏實不安寧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 李迎春:(科里)醫生確實很累,付出和收入不對等,我思想墮落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了。當時打算拿到錢補償一下(科里的醫生),這是最早的想法,但后來就不局限是補償了,麻木了。拿來就接著,拿來就接著,就是思想已經有問題了,不是單純地只講奉獻了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欲望的閘門一旦打開,就是難以回頭的深淵。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,給他們送錢的,主要是一些不法醫藥銷售代表和代理商。而這些代理商送錢,也是有目的的。在大型醫療設備的采購方面,院領導能起到很大作用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 院長 楊本雷:一般報名是二三十家,這種大型設備是要國際招標,醫院的權力就是篩選一下,推薦三家到五家,報到政府招標辦發布招標公告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辦案人員:作為醫院的院長,無論是在藥品采購,還是器械采購上,肯定是有最終的決定權的。雖然醫院內部也有一些程序,比如藥事委員會,要通過程序,由科室上報到藥品采購委員會,開會。然后整個流程走下來,但實際上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楊本雷手里,他說了算。他可以決定給誰份額多一點,決定設備交給哪一家來做,這都是他最終的決定權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為了向楚雄州人民醫院推銷自己代理的大型設備,兩名代理商“分工協作”,一人負責“圍獵”院長劉曉明,一人“圍獵”相關科室主任。科室主任先提議,院長再點頭,一臺設備比出廠價高出許多的價格買進了醫院。因為貪婪,“白衣天使”徹底蛻變成了“黑色魔鬼”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楚雄州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、院長 劉曉明:這些商家都很敏感。每一個醫院發展到一定的時候,他都會知道要采購什么東西,他就不停地來找,來說。通過熟人也好,關系也好,互相在介紹。報計劃的時候,就可以說要還是不要,這是由科主任提出。當然我是可以決定的,我說可以采購,因為這個設備現在確實需要,我有決定權的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對不承擔重要行政職務的專家李迎春,不法商人更多地是以回扣的形式給他送錢。

          代理某高質醫用耗材的商人李力,從2007年左右認識李迎春以后,就將每件耗材進院價格的百分之十左右作為回扣標準送給李迎春,李迎春使用多少件就送多少,前后共計上百萬元。

          不矜細行,終累大德。為了讓醫生多使用自己提供的耗材和藥品,代理商往往會給一 線醫生送回扣,作為一個潛規則長期存在著。而某些醫護人員認為,首先不是自己主動去找代理商要錢,第二,因為藥品器械的定價都是國家制定,醫院和醫生無權調整價格,醫生收不收回扣患者都要承擔相同的費用,所以收回扣并不算什么嚴重的問題,就心安理得地收回扣。

          其實,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收受回扣本身就是違紀違法行為。不注重學習,不加強自身政治覺悟和素養,不懂黨紀國法,沒有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和切實為患者減負的思想認識,只會在錯誤的道路上越陷越深。

          作為醫院的中層管理人員,鄒順也把自己手中的權力當成了“生財之道”。在醫院藥事委員會開會決定采購某種藥物時,鄒順打著小算盤,故意提出某種品牌藥物的優點和其他品牌的缺點,從而直接影響藥事委員會投票結果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藥品代理商 許治兵:因為他(鄒順)手中有很多權力,院長可能都沒有這個權力,比如說醫院在制定輔助藥物目錄,藥劑科主任有很大的權力,來左右這個事情。第二個如果某種藥用量多了,超量了,他認為你有不正之風,他可以減量,或者暫停,或者永遠停止采購你這個產品,所以我們必須逢年過節都去找他。

          【主持人】某些醫務工作者認為,把時間和精力投入到具體的業務工作當中即可,而對于加強自身的政治素質和修養,往往是流于形式,走走過場、做做樣子,甚至不組織、不參加政治學習,這樣帶來的惡果,就是面對誘惑和圍獵時,自身沒有抵抗力,輕而易舉就被攻破思想防線,滑入違紀違法的深淵。

          重業務,輕學習,不懂紀不懂法致身敗名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2018年11月,省紀委監委在昆醫附二院召開黨員干部大會,會上除了公開宣布對鄒順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以外,還重申了黨的紀律和政策,要求全院黨員干部和醫護人員認真查找自身存在問題,有違紀違法行為并主動說清問題的,紀檢監察機關實事求是運用“四種形態”,分類甄別處置,依紀依法從寬處理,而對于那些拒不交代問題,對組織不忠誠、不老實的,一經查實,依紀依法從嚴處理。

          然而,就是在這樣的高壓態勢之下,作為放射科負責人之一的李迎春,面對組織給予的坦白交待的機會,非但不珍惜,反而心存僥幸,與代理商簽訂攻守同盟,不如實交待自己的問題,不主動上繳收受的錢物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 李迎春:我沒有學習過法律,基本是個法盲。我不知道相關法律是怎么說的,當時我第一個考慮就是,我幾百萬交過去,那還不被判個死刑。我當時是這樣想的,所以我非常害怕。我就一直在糾結這個錢交還是不交,那段時間可以說,本來我睡眠是很好的,那段時間我晚上都睡不著,就在想這個事情怎么辦,交還是不交?一直在糾結,一直到最后那天,還是不敢交。現在真的是悔得腸子都悔青了。如果我懂得一點法律,知道我這個罪不至于死刑,可能我都不會是這樣一個結果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辦案人員:醫護人員作為專業技術人員,可能他們本身在專業,醫療這方面是權威。但是很多人在這個過程當中,在工作當中不注重學習。對政策理論,對黨的理想信念、宗旨、法紀意識,在這一方面是欠缺的。楊本雷直到2018年12月18號(我們)留置他之前,仍然在收受賄賂,屬于典型的不收斂不收手。

          【主持人】盡管楊本雷等人把收人錢財、為人辦事,當做理所應當的事,但內心還是忐忑不安,時時擔心組織的查實。于是,他們想方設法掩蓋自己的罪行,上演了一出出讓人不恥的鬧劇。

          手段隱蔽,花樣翻新,心存僥幸仍滑入深淵

          【畫外】在李迎春被采取留置措施以后,根據他的供述,辦案人員從他家櫥柜的夾層里,搜出了兩百多萬元現金,而他的家人對此并不知情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 李迎春:轉移(錢)的路上,還有一個荒唐的想法。我把車開到大觀河邊,我真的想找個地方把錢扔掉。但后來想想幸虧我沒有這樣辦,要不然我就錯上加錯了。剛好我們家那個柜子壞了,我修柜子的時候發現,柜子下面有個夾層。我想先藏起來再說。我就在藏錢的時候,紀委就打電話給我,可能就是藏進去三、四個小時,我就被留置了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在調查中,辦案人員也發現,除了楊本雷自己,沒有第二個人知道酒罐藏錢這件事,包括常駐研究所,時時四處巡查的保安和楊本雷的家人。很難想象,楊本雷這樣一個年過花甲,還患有高血壓、冠心病的老年人,是如何背著所有人,像個小孩子藏自己的零食玩具一樣,去大酒罐里藏自己那些來路不正的錢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 院長 楊本雷:怎么收了那么多錢,也不用?甚至有些發霉。喜歡錢,收了,但是總想著這個錢不是自己的,不能用。萬一有一天,別人讓賠這個錢,你用了你能賠出來嗎?不敢用,害怕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收錢時,楊本雷除了自己收,偶爾還讓自己女兒及其男友出面,自己則躲在幕后遙控;劉曉明為不法商人辦事以后,交待自己的妻子出面去收老板送來的錢物,老公辦事,老婆收錢,是典型的夫妻合伙牟利。

          【同期】楚雄州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、院長 劉曉明:感情好,我們倆是同學,大學的同學。絕對有很深的負罪感,覺得真對不起(她)。本來是很好的一個家庭,很好的兩個人,就因為我的關系,導致了她也跟著受連累,受牽連。

          【畫外】經查,2004年至2018年間,楊本雷利用擔任楚雄州中醫院黨委書記、院長的職務便利,收受藥品和醫療器械供應商賄送的現金,并為他人謀取利益;劉曉明在擔任楚雄州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、副院長、院長期間,單獨或與其妻共同收受賄賂,為他人謀取利益;鄒順多次收受代理商禮金回扣,及大量名貴煙酒;李迎春多次收受代理商禮金回扣,等待著他們的,將是法律的嚴懲。

          分享:
          黄?色?成?人小说网站视频